血战钢锯岭,这个勇士不扛枪

2019-11-03 12:30 来源:未知

钢锯岭是好片子,立意也不错,但总有些怪怪的的感觉。在训练中拿起武器是否就是背叛了信仰呢?这只是多斯自己对信仰的理解,未必就是主的教诲。这种用自己偏执的规则挑战整个公共社会共同约定的规则,不该是信仰的应有之义。

违背信仰,不敢面对任何人。开篇以亲情爱情基础,也凸显多斯对自己信仰的虔诚坚持。怀着一颗爱国赤诚之心多斯和镇上的小伙一样参军。由于自己的信仰和家庭影响多斯坚持自己内心不碰枪只想救人。当然一个军人不摸枪杆子是多么让人啼笑皆非的事。他对自己信仰的坚持最后把自己送上了军事法庭。几经波折他还是守护下自己的那个不变的心。终于踏上钢锯岭。战争是残酷无情,血肉模糊的。多斯穿梭与子弹间,救下一个,两个,三个陆陆续续奇迹般的救下了十几人其中还包括日本人。多斯的事迹令往日不屑他的战友刮目相看。真实故事里他救下70多人。从03年对本人采访谈话中也能看出他对自己信仰的虔诚坚持。愿我们守护自己内心,世界和平。

这部电影分两部分,先是文戏,铺垫很多,交待人物的生活经历和感情历程;后是武戏,进入战场,场面血腥,十分震憾。通过前后对比,让观众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。

题记:他们都不了解你的信仰,但现在他们都知道,你的信仰很坚定。

让我想到某些“文艺青年”,因为“我文艺我有理想我有信仰”…所以就可以跳出五行三界不受规则约束?这不就是耍流氓吗?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。7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前半部分,是战争前的演绎,全是铺垫,讲述男主角多斯的童年和青年。童年时期,他因为打架不小心,把哥哥砸伤、砸晕,差点失手杀人,他非常害怕。还有一次,他那个酒鬼爸爸,试图用手枪威胁她妈妈,多斯冲过去,夺下手枪,用手枪指着他的爸爸,在爸爸痛苦自责的眼神中,多斯也感到很害怕。这两件事情,让多斯刻骨铭心,他从此成为一个真正的有信仰的人,发誓以后不再有杀人之举。

钢锯岭,据说是冲绳岛上的一个山峰。1945年5月,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太平洋战场,这里发生了这么一个故事。
主人公叫多斯,他有一个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父亲,父亲酗酒,暴力,经常暴力对待自己、母亲和哥哥。母亲却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,崇尚和平,反对暴力,多斯的性格,更多地偏向母亲。
小时候,多斯和哥哥都是活泼好动的,父亲甚至鼓励他们互相打搅,一次,多斯一个不小心,把哥哥差点打死了,惊恐的他站在家中墙上的圣母像前忏悔,死死盯住十诫第六条——不可杀生。从此,他形成一个习惯,不使用暴力。
长大后,他做了一个工人,爱上了医院的一位护士,还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而且还认为做医护人员,是一件很慈悲伟大的事情。但是,日本飞机偷袭了珍珠港,美国被卷入了战争,同乡小伙子纷纷应征。心中患有豪情志向的多斯也跟上这股潮流来到了军营。
所有的军事训练在新兵营中开展着,到了射击课了,长官一声令下,全部人都拿起了枪——此时,枪架上剩余一支步枪格外显眼,而多斯的手也是空荡荡的。教官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说,我不摸枪,我不愿意杀生。
从此,多斯成了新兵营里的笑话,人们说他是异类、神经病、懦夫、胆小鬼。战友给他说怪话,甚至揍他。教官软硬兼施,就是劝不动他拿枪。后来,他被以拒绝服从教官的罪名被告上军事法庭。教官们想让他认罪并退役回家,但他拒绝了认罪,选择坚持接受训练,将来以医务兵的身份参战——只救人,不杀人。最后,根据美国法律,再加上他爸爸找到了老战友写求情信,他最终,如愿以偿“去到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(军事法庭法官语)”。整部戏前半部分交代了这样的故事。
多斯跟随部队来到冲绳,时间是1945年5月,距离战争结束只有三个月了,但是战争却越打越长残酷,一路上都是死状令人呕吐的尸体,最终来到了钢锯岭换防,在此之前,部队已经和日军互相争夺了好几个回合。战斗毫无预兆地开始,该片的战斗场面没加特技,胜似特技,战壕攻守对抗、清除日军碉堡、清扫坑道等战斗全面展示,血腥异常。多斯依然坚持不杀人,在激烈的战斗中尽量抢救伤员。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,他依然没有拿起枪,乃至对于老兵认为没救的伤员,他也执着地带回后方。
连队由于损失惨重,再加上日军的强势反击,这个不对被逼撤退。退下来的仅有30多人,绝大部分伤员被留在了山上。多斯已经懵了,他跟着部队慢慢撤退,到了山崖准备爬绳子下山时,他脑子里一直在问,上帝,上帝,你在哪儿?我听不到你的声音。当时更直接能听到的,是日本兵的嚎叫声,是枪炮声,还有战友们的哀嚎声。是的,战友的哀嚎声,就是上帝的声音,他返回了战场。由于山顶是美国海军大炮的打击目标,日军把美军赶下山后,就不敢出来活动了,多斯趁着这个机会搜救或者的战友,悄悄地将他们送下山去。就这样,从早到晚,战友都受伤了,没法爬绳,他就用自己的身体和双手还有一根柱子作为轮轴,将队友缓缓吊下去,手,都磨破了,心却在默念,再救一个,再救一个。
山下的野战医院发现越来越多伤病运到这里来,其中居然还有日本伤兵!连长知道,原来是多斯在不懈地救人,马上带着人来到山崖。多斯的行动惊动了日军,日军派出大队人马出来追击。多斯也遇到最后一个伤兵,这次他摸枪了,因为他没法移动大个子的长官,只能用枪作为手柄,卷在军毯上,让战友坐上去,拉着他撤退,而战友拿着冲锋枪扫射追击而来的敌人。当多斯来到悬崖时,山崖下的队友马上接应,并射杀追过来的日军。
多斯在众人的簇拥下,被众人视为英雄一样,步行去野战医院接受治疗,野战医院的病床上躺满了他救的人。
后来,多斯的连队再一次参加攻击钢锯岭的战斗,这次他们终于击溃了日军,多斯依然作为一个不拿枪只救人的人,但是这一次,他受伤了。战斗结束后,他被送下山崖,受了伤的他,不忘摸摸怀里,发现夹有未婚妻照片的圣经丢了,众人替他找回,他手执着圣经,缓缓被送下山去,望着天空,我猜他看到上帝。

多斯的事迹很伟大,不敢造次。只是我不想对这个故事谈什么“信仰”,这毕竟是个随机小概率事件。假设多斯出生在和平年代,他还有机会救出75个人展现他的“神迹”吗?军营里不摸枪,他只能被战友当异类当懦夫,如果他不是有个一战军功章老爹,他只能在军事牢房坚持他所谓的“信仰”。

但他是一个勇敢的人,对自己心爱的人,他勇敢表白,终于获得了心上人的认可。虽然他拒绝拿枪,拒绝杀戮,他却依然勇敢参军,立志做一名拯救他人的医疗兵。在二战爆发后,他追随众多热血青年,进入军营,投身爱国运动。但他坚持不拿枪,不摸枪,还为此被身边的战友和上司误解,上司甚至由此不满,以此来体罚全连官兵,进行长距离野战训练,战友们都觉得被他连累。一些人实在忍受不了,一天半夜里,把多斯从床上揪下来,暴打一顿。因为他坚接不接触枪,为此,有违反战争条例的嫌疑,部队长官不预准假,让他错过了自己的结婚典礼,但心爱的人相信他,理解他。多斯还为此被送上军事法庭,面临被开除军籍、关进监狱的命运。不得已,他的父亲,一位一战老兵,去找到自己过去的队长,现在已经成为准将的指挥官,凭借法律依据,用准将的一封信,在军事法庭上成功为多斯解脱罪名。

我觉得,上帝也许真的在保护着这个小个子医务兵。毕竟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杀人,但坚持作为一个国民需要为国而战,而且受尽误解和屈辱,以医务兵的身份参战。枪林弹雨中,只管救人,绝不杀人,是多么不容易?特别是队友都离开,他却独自回到战场上救治伤员。队友在用枪弹打击日军,他去救人,这样多少有些掩护。但是队友撤走,他只有药箱和圣经对抗日军了,那是穷凶极恶的日军!他用尸体盖住自己,躲过了日军的追杀,他躲进地道,却差点进了日军指挥部,靠着坑道黑暗,他贴着墙壁伪装,居然也躲过一劫,后来遇到日军尸体,非常惊悚,再后来遇到日军伤兵,幸好这个人已经重伤,没法大叫,也没法伤害自己,他给这个日军注射一针吗啡,走了。
部队取胜后,所有人都对多斯改观了,所有人都不在认为他是胆小鬼,他是整支部队的英雄,一个不拿枪的勇士。
如果这个故事换成一个虚拟人物,或者隐藏人物真实姓名,隐藏背景去叙述。按照我们当代的语境,多斯是一个矫情的圣母婊。做着一些违背常识和逻辑的事情,挑战者人们一般的理解和价值观。战争就是拿起武器杀死对方,这有什么不对吗?不杀人你参军干嘛?
但是,多斯,一个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,用他的信仰,用他对于上帝的虔诚,对宗教的信念,以及对战友的慈爱,不顾危险和苦难,坚持着不扛枪,不杀人,却依然参战了。
这,只能说是信仰的力量,这应该是本片的主旨。

话说回来,他不摸枪他创造了“神迹”,但如果没有那些拿枪的战友保护他,他早就被轰成渣。不要谈什么信仰了,要说信仰,貌似很多人肉炸弹msl的信仰都比这坚定。多斯,真的,他就是个一根筋的二杆子,当然,无碍他事迹的伟大。

多斯是宽容的。这其中,最感人的是有一段情节,多斯被战友暴打后,中士来问他是谁打的,他没有说出来,他用自己的宽容获得了战友们的认可和理解。回忆起来,好像很多美国片都有这个情节似的。在一个团队中,在社会中,在国家中,不管别人怎样对待你,不管你的待遇有多么不公平,你都要宽容别人,理解别人。宽容是一种伟大的力量,足以消除一切误解,抵消一切仇恨,化解一切隔阂。在半夜里被人暴打成那样,他还是坚持自己的信仰,特别难能可贵的是,大度地宽容别人,根本不予计较,这不是傻,而是胸怀非常宽阔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姚澜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影片后半部分,战场呈现。多斯坚定信仰,坚持不懈,不携带任何武器,跟随战友进入战场。在钢锯岭,战斗十分残酷,一时之间,尸横遍野,惨象连连,钢锯岭成为了绞肉机。在信仰的坚持下,多斯成为一名奋勇救人的医疗兵,初期他们侥幸取胜。但是天亮之后,在日军潮水般的进攻下,美军不得不往后撤,一边请求报炮火支援,一边不得不退下钢锯岭。曾经在军营欺负他的好友,也不幸在战场上被日军所枪杀。战友们争先恐后,纷纷逃命,退下悬崖。考虑到有很多受伤的战友仍然遗留在战场上,多斯没有撤下悬崖,他日以继夜地营救伤员,用绳索一个接一个缒下伤员。在日军的围追堵截之下,险象环生,命悬一线。中间他还不得不逃入到日军的地道里,东躲西藏,一个受伤的日本兵碰他,多斯以自己的善意和营救之举感染了那名受伤的日本兵,得以成功逃出地洞。最后多斯用自己的行动营救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中士,与之先后回到部队。他抱着一种念头,救一个,还要救一个,其实坚定信仰,坚持不懈,这就是多斯给我们的启发。

多斯成为连队的精神偶像,部队重上钢锯岭,战前还由多斯为大家祈祷。在多斯这种信仰和坚持的鼓舞下,部队同仇敌忾,万众一心,军心大振,打得日军节节败退,一举攻占钢锯岭。狡猾的日军诈降,从山洞举着白旗出来,却抛出手榴弹,祈求与美军同归于尽,多斯为了营救众人,用手臂打飞一个手榴弹,又用脚踢飞另外一个手榴弹,与此同时,他被手榴弹炸伤。受伤后,他惦记着他随身携带的心上人给他的圣经,战友返回战场,帮他找到圣经,他被用担架运下钢锯岭。在这场战役中,多斯总共营救了75名官兵(包括日本人),他用他的光荣事迹,让自己成为英雄。

回到军队,返回美国后,多斯被总统授予荣誉勋章,是第一位没有携带武器却被授予自由勋章的士兵。多斯退役后,和妻子共同幸福地生活到1991年。2006年,多斯辞世,享年87岁。

好人有好报,多斯能从战场上活着回家,这本身是一个奇迹,更是上天对他英勇义举的回馈。这样一个平凡的人,用不平凡的举动,以不平凡的精神,让自己成为美国的英雄。

看完这部电影,我感觉了梅尔·吉布森导演传达了一种人生哲理,就是我们每一个人,都应该要勇敢、宽容、信仰、坚定,才能实现我们自己的人生目标,成就与众不同的自己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官网发布于澳门威斯尼人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血战钢锯岭,这个勇士不扛枪